来自 影视影评 2019-10-31 22: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登录中心 > 影视影评 > 正文

我就是电影里那个被剪了头发的女孩儿,谁也没

看的时候没有想太多 开始的时候只当喜剧来看 但如果只当喜剧来看又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这个或许就是这部电影留给我们的问题 想要让我们自己去发现探索吧 之后也看了好多地方自己的猜测 觉得有些说的在理 有的就比较扯 解决了一部分疑惑 但是有些地方仍然就是比较说不通的地方 但确实给我们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在极端环境下 人性真的有一些难以捉摸 为了自己生存 真的可以做出一些我们有可能在平常中做不出来的事

看的时候感觉很微妙,好像第一次照镜子。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从想象中降落到地面,在镜子里绘制出一张圆圆的脸庞,懵懂好奇。

在伦敦的Westfield看的夜场,和之前的three idiots操爆教育制度和pk靠幺宗教作为权力机制一样,这就是要婊父权社会和性别不平等,以最大的诚意和最深思熟虑的铺排。

儿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似乎天经地义,虎爸虎妈们前仆后继,抓紧了“重头来过”的机会,规划理所当然的完美人生。电影里的爸爸,即便拿了省季冠军,还是因为“摔跤怎么养活你自己,而这份工作很稳定,收入又好”而放弃了奥运冠军之梦。本想通过儿子传承衣钵,没想到妻子竟一连生了四个女孩。摇着摇篮的爸爸很无奈,他当然很爱自己的女儿,可只有儿子才能承继他的梦想,成为他的某种延伸。这自然是人之常情。凡人皆有一死,有限的时间从四面八方束缚着我们,总是要成就些什么,不是吗?否则如何面对死亡?

看见有人说这是父权体制下的女权电影,觉得这部电影不够女权的人眼光和觉得有航母=电影就很牛b的人一样独树一帜(不可理喻),性别平等和女权运动不是在为没有jj的人争取一根,而是要去反思父权作为一个体制(不是一个器官,所以指责父权不是指责男人,支持女权不等于女人要杀光男人,或者女人跟男人一样),如何让个体跳出性别/性取向这样的社会建构,以及当中的标签和框架,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是便也不奇怪,两个女儿因为一场打架斗殴,重新燃起了爸爸的希望之火。任何技能获得,都需要辛苦付出;想要成为最优者,更是需要忍受常人无法想象之苦。如同那些散落在地板上的长发,那被咬破的嘴唇,那张贴在我脑门上的薄薄纸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几个不落俗套的细节,决定了电影是有赋予女性主体性的电影。
1. 女儿最后决定要认真摔跤,并不是爸爸的意愿,而是看到同龄同村的朋友出嫁,感慨一个农村的女孩子,14岁就要嫁人,从娘家到夫家作为最廉价劳动力吃得最差做得最多和奴婢的命途,貌似作为摔角手,是唯一有可能打破这个底层女性魔咒的选项,继而自我觉醒的
2. 最后一场关键赛事,如果是女儿在父亲的指导下赢了,那赢得还是父亲的意志,但是剧情安排了父亲被教练锁在了杂物房,女儿惶恐后凭自己力量赢了比赛,并且想起父亲第一次把自己抛下河,说的话:I cannot save you, I can only teach you how to save yourself. You are the only savior in your life (大意)。

电影里,爸爸的梦想是代表国家出战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战胜所有对手,获得金牌。你的生活里,父母的梦想是什么呢?从小读书喜好,文理分科,大学报考志愿,毕业选择工作,掺杂了多少斤他们的目光呢?自然是人之常情,私领域个人自由本来就混沌不清,更何况至少有十八年子女还心智不全,缺乏独立做出理智决策的能力。于是你的小舟跟随着父母的长舰,亦步亦趋,在海上缓缓航行。

电影三个小时,前半场讲父亲如何将女儿训练成国家运动员,最大的冲突在于农村的性别歧视和父亲/女儿的努力挣扎;后半段讲女儿讲institutionalized的国家队训练对抗父亲的土方法和训练哲学。
故事煽情的地方完全不刻意,但细微入肉,没有多余的爱情/纠缠/狗血。

然而大海辽阔无边。你渐渐成长,会有自己的喜好兴趣,有自己想看的落日和飞鱼,你总需要在别人的延续之外成为点什么,不是吗?有人在父母长舰的护佑下,顺风顺水,其中很多也过得很快乐,累积的技能秒杀他者。但也有些人想要寻找自己的乐趣。人的意志自然不可能完全自由;“你会飞吗?你抗得过生理构造吗?你能长生不老吗?”唯物主义辩证观熏陶几十年,长辈们看似头头是道。但自由意志并不是虚词。对于一件事情,清楚地了解前因和可能的后果,深入思考后,谨慎判断和取舍,就符合基本意愿自由的原则。电影里两个女儿,在童年朋友哭诉的——繁重的家务,14岁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老男人,相夫教子——另一种人生轨迹中,看到了摔跤的优势。在这一刻,她们获得了更多更全面的信息,反思权衡才成为可能。

影片一开始,镜头都是印度男性的摔角手,以及父亲作为运动员,但因为举国体制对身体的摧残以及福利家庭的不重视,导致出身贫穷的他只能放弃金牌梦想回到家乡当一个文职,但是依旧希望为印度拿一枚金牌,所以业余帮助当地对男摔角手训练,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儿子被他训练,完成他的梦想。奈何一连四个都是女儿,他几乎要放弃的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儿暴打了两个男同学,才发现,摔跤,女的也有天分啊。然后带她们训练,这个过程很好展示了性别从出生开始作为一个社会建构如影随形,你的衣着(爸爸责骂女儿为啥跑不快,女儿说这样的衣服-纱丽,咋跑啊?),发型(社会期许的长发剥夺了多少她们的时间和精力打理,以及开始不能接触本来也擅长的运动),生活节奏(开始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用做任何的家务,在印度的大多数普通家庭,女人必须一辈子包揽家里最沉重的家务),饮食(女儿训练了一段还是打不过男孩子,后来才发现她们吃得差,完全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摄入),最最可怕的,是社会的规训暴力(男孩子嘲笑她们,当她们是会摔角的性器官消费,女孩子们蔑视她们,觉得她们竟然敢不一样,村里的所有人都说以前没有女人可以摔角的)。这让我想起自己一路以来,经常在旁边神神叨叨的“女孩子应该温柔,应该服软,应该顺着男人;不应该据理力争,不应该有任何竞争心,甚至是,不可以学好物理数学化学,不可以不结婚不生孩子,不可以有那么多自己的主见,不可以玩好体育)。这些包装着关心/关怀的诅咒,把一个个人,挤压到了社会的性别框框里。

爸爸强迫女儿们训练摔跤,这是事实,在先。女儿们获得更全面信息后,选择了摔跤,这也是事实,在后。这两个事实并不冲突,不过是事实的不同面向。“男权”倾轧有吗?自然有,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人身上,就是奴役,并不因为它发生在私领域父母儿女之间,就改变性质。“自由意志”有吗?当然也有。清醒认识面前可能的所有选项的优缺利弊,思考后自主选择,就是“自由意志”。任何事情通常不都是这样的吗?复杂多面向。有好有坏。任何单方归纳判断,举大旗扣标签,不过是简单化的平面思维。口号喊叫一时爽,思想降维万年忧。

所以当你说女孩子天生不可以如何如何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的,你自己也是人为创造这个诅咒的一员?!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就是电影里那个被剪了头发的女孩儿,谁也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