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影视影评 2019-11-02 01: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登录中心 > 影视影评 > 正文

肖申克的救赎,台词收拾

出逃的前一夜,安迪穿上监狱长的皮鞋,暗暗地坐在监狱里,灯光一面阴一面阳地照在脸上,紧紧握着六尺长的绳子,让人窒息。

   这些天忙着上课,也忘了到“豆瓣”上逛逛,今天上来一看,让我大吃一惊,初次“登台”,自己应着兴致写的一些感想,竟博得众热心豆友的此般“捧场”,甚是感激!
    也许文章写得有些随意,在逻辑思辩上难免有欠妥之处。但我得对我的思想和文字负责,为了让观点阐述更为详实,也为部分豆友释疑,在此做一些拙劣回应。
    的确,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改变,也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只有人去适应环境,从来没有环境来适应人。但我们必须明白大多数环境却是我们人自己创制的,少数的创制环境的人或群体本着自己的利益考量来约束大多数人,也许我们知道这些依然无济于事,但这并不表明我们没有必要去知道,正是我们知道了,我们才有意念去争取肖申克式的“救赎”,记得片中老瑞德(摩根•弗里曼饰)还有一段话“有些鸟是不能关在笼子里的,它们的羽毛太漂亮了,当他们飞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把他们关起来是种罪恶。”所以我们有必要并且必须知道我们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体制)不一定仅仅是宏大的社会,也许还包括我们工作的单位、订阅的报纸、宣扬的思想等等,所以当我们把孩子送进学校的时候,当我们的社会每年为高考而疯狂的时候,当我们学习某某领导的讲话或精神的时候,我们也许都在被关进某个隐形的“笼子”(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不过,就跟安迪一样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选择了“救赎”,像人大的张鸣,《往事并不如烟》中的储安平、罗隆基,《窃听风暴》中的特工魏斯曼。但大多数人都会某种程度地陷入“群体性无意识”或“群体遵从”(社会学概念),和平的年代我们不在乎,但是到了动荡的年代我们就极可能被体制背后的人所操纵,成为《乌合之众》中的“群氓”,回想祖国母亲生命历程中的种种运动,罪恶不是某个领导人一人铸就的,其直接的推动者或践行者就是一些“体制”中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他们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
   我们似乎也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所以《走向共和》在某个领导的话语权下成了禁片;所以在豆瓣上搜不到唐德刚的《新中国三十年》;所以小学中学的时候我们背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于是有了龙应台的《(不)相信》;所以我们的单位、学校每天都有如此多的“精神”要学习;所以《南方周末》换帅了《市民》被腰斩了。但当我们遇到老外的时候,却总要辩解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的、我们的教育是先进的、我们的政策是英名的,就像《骇客帝国》中Neo第一次看到他所生活的世界的真相时的样子,有的时候“被奴役着却以为自由着”(《走向共和》孙中山语)(不过今天“奴役”这个词应该换成“控制”)。
    也许整日为了生活而奔波的现代人,会觉得这些都是“肉食者”的“远谋”。知道也好和不知道也好,我们依然存在着、活着。但是记住“人权决不仅仅等于生存权”,如果我们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没有一点点越狱(《Prison break》)意念,我们就会像《活着》(余华著)中的富贵一样,一生承受着时代和命运的煎熬。再看看《亮剑》(要看都粱的原著而非电视剧)中的李云龙“几十年的流血拼命啊,就他娘的落个这下场?我操他娘的,这叫什么‘文化大革命’啊?这是作孽啊,伤天害理啊……共产党出奸臣啦,老子不干啦,老子回家种地去…… ”,最后他“食指猛地扣动了扳机”饮弹自裁,在“作孽”的体制面前他没有选择活着,因为人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得体面而有尊严,他决不知道什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但他有天生的免疫力(就像他并不知道拿破仑,但却知道“集中打击”的战术)。当然这绝无让大家效仿之意,毕竟时代不同,“救赎”的方法各异,并不要求大家像”陶渊明隐居深山”,也不要求大家消极的“逃避”,要的仅仅是,大家知道一些主旋律之外的音符,“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李敖《胡适研究》)。
   “你曾经作过这样的梦吗,你如此肯定的东西是真的吗?你是否能从那样的梦中醒来?你能分辨出梦境与现实世界的区别吗?”(《骇客帝国》)。
   当然《肖申克的救赎》还有很多种品味的方法,值得咀嚼的东西还很多。比如说友情、信念等,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拙见和引申,仅为影评,非为政论!希望各位豆友喜欢。

1.But there is nothing like the sight of an amputated spirit. There is no prosthetic for that.

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at's all.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安迪爬出近五百英尺的下水管重获自由,脱下囚服,等待他的是新的人生。)

什么都没有精神残废可怕,因为没有义肢可装。

人去楼空的房间,监狱长暴跳如雷把安迪的石头用力砸到瑞德的身上,一颗石子穿墙而过,一个洞穴豁然眼前。当拿出圣经的时候,书被掏出一个锤的形状。谁人曾经指着这本圣经说过,解救的方法就在这。

2.如今我走到人生十字路口,我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毫无例外,我就知道,但我从不走,为什么?因为他妈的太苦了!

hope is the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关于希望。瑞德在制度之下和安迪关于希望的争论告一段落。)

用一上午的时间重温肖申克的救赎,会突然让我想起很多以前看过但在此之后的监狱题材的片子。发生在肖申克的故事竟就被这些后来之音渐渐迷糊了。无论是后来看过的泰国黑帮监狱(碟名是泰文,翻译如此),还是曾经看过的一部以锻炼和打斗为主的美国片,好像总有那些曾闪现在肖申克的救赎中的画面。

安迪在警卫室翻出一盘费加罗婚礼的唱片,他难以自制地把音乐播放在肖申克的上空。时间仿佛停止,大家找回了似乎已经遗失掉很久很久的东西。

瑞德的第三次假释审问:我回首往事,一个年轻的,愚蠢的小孩犯了滔天大罪,我想和他谈谈,我想和他讲道理,告诉他做人之道,但是不能了,那孩子已无影无踪,只剩下这个老人。重新做人?骗人罢了,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盖你的章吧,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ing...(瑞克所说的制度之墙,那似乎是不可逾越的,布鲁克的死验证了这句话。)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中心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肖申克的救赎,台词收拾

关键词: